分类 娱乐平台 下的文章

原标题:无罪判决被撤销检方5年拒出庭

2011年,曾被认定犯故意伤害罪的79岁老人程善贵,被安徽省金寨县人民法院再审改判无罪。但两年之后,上级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无罪判决,发回重审。

程善贵的代理律师徐昕说,法官曾告诉他,撤销无罪判决的原因之一是当年的案卷遗失了。如今,重审已搁置将近5年,检方数次给法院回函,称案卷“无法调阅”,无法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今年1月,金寨县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证据材料当年已经移交给法院,目前检察院只有程序性材料。记者致电金寨县人民法院两名负责人,电话被挂断或接听后无人应答,采访短信未获回复。

该院新闻发言人此前曾对媒体称,案件尚在审理,不便多透露信息。

“为什么案卷‘无法调阅’?”曾经的乡村教师程善贵陷入困境,这名将近80岁的老人希望尽快开庭,不要再拖延了,“我要求查清事实,也不是要谁来庇护我。”

被判12年,申诉后曾改判无罪

案件发生于1982年7月。金寨县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事情的起因是程善贵儿子挑水路过程善芝家的田埂时,水桶挂了稻秧,程善芝与程善贵随即发生争吵。

程善贵是程善芝的堂哥。判决称,最终,程善贵关起门,用木棍对程善芝殴打。判决援引的“医检”结果显示,程善芝头顶左前侧被砸一处四厘米伤口,前胸部多处擦伤,脑出血,重度脑震荡,虽住院治疗两个多月,尚未痊愈。

1983年9月,金寨县法院一审判决程善贵犯故意伤害罪。又因向有关部门“申诉称‘被害人持械故意伤我身体,挨打致伤竟遭拘留、罚款’”,并且“强行将全家搬进长茂小学,侵占校房一间半”,法院同时判其犯诬告陷害罪、扰乱教学秩序罪。

三罪并罚,程善贵获刑12年。

程善贵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年正处严打,有人告诉他上诉会加刑,他便没有上诉,但事实上,他并未拿棍子打程善芝,伤口是其在纠纷现场“摔倒了,碰了口子”。

程善贵不断申诉,1985年,金寨县法院再审认为,程善贵与程善芝因邻里纠葛而争吵厮打,“致使程善芝头皮外伤,其行为已构成伤害罪,并非重伤,经区、乡卫生院治疗已痊愈”。

再审以定性不当为由,撤销了程善贵的“诬告陷害罪、扰乱教学秩序罪”,维持了故意伤害罪,但免予刑事处分。

程善贵仍不服气。他认为,这是一次不彻底的改判:根据再审判决,既然对程善芝身体情况的认定,由一审的“脑出血,重度脑震荡”改成了“头皮外伤”,那么,显然自己不构成犯罪,何来故意伤害罪呢?

一晃又过了26年,2011年5月24日,金寨县法院再审认为,认定“程善贵致程善芝头皮外伤之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应予彻底纠正,依法改判程善贵无罪”。

案卷疑丢失,无罪判决被撤销

程善贵当时不知道的是,改判他无罪之后,另一场“暗战”也在进行着。

2013年2月,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金寨法院的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程善贵的代理律师、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昕告诉记者,有法官告诉他,这是因为,金寨县法院再审时,案卷已找不到了,中院认为“县法院没有调阅案卷,不能认为案件证据不足”。

在金寨县法院作出再审判决的当天,金寨县检察院也给该院发了一封函,称“程善贵故意伤害一案系历史积案,由于该案卷宗现已无法调阅,故我院不宜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请贵院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予以审判”。

金寨县法院最终书面审理了该案,作出前述无罪判决。

被上级法院发回重审后,2013年7月,金寨县法院再次发函,请金寨县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检方依旧没有应允。

2014年3月,金寨县法院以“因不能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为由,裁定该案中止审理。

重审搁置了4年多,2017年5月31日、6月5日,金寨县法院又分别给金寨县检察院发函,称决定对该案进行再审,请检方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金寨县检察院再次复函,称“我院无法调取程善贵故意伤害一案侦查卷,故无法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对于所有开庭的公诉案件,检察院都应当派员出庭支持公诉,刑诉法没有规定任何例外情形。”徐昕感到这不可思议,“理论上,如果案卷丢失,即控方没有证据指控程善贵犯罪,那么,无论开庭审理还是不开庭审理,都应当判决程善贵彻底无罪。”

案卷若遗失,是否该追责

徐昕认为,在该案侦查卷、审判卷被宣称无法找到的情况下,检方保管的检察卷,有必要也必须作为本案证据材料,应允许律师查阅其中的非保密的案卷。

记者从可靠渠道证实,金寨县检察院工作人员曾答复徐昕,称律师的查阅申请与有关规定不符,检察院目前掌握的材料主要包括起诉书、判决书等,律师可以向法院申请调取,“这个卷法院也来看过”。

在徐昕看来,该案关键事实之前均未查清,而现有证据是可以支撑程善贵无罪的。他分析,案件关键在于程善贵是否打了程善芝、如何打的、到底受了什么伤。对此,第一份判决称程善芝“脑出血、重度脑震荡”,第二份判决改称“头皮外伤”,第三份判决根本没有明示,“三份判决说法不一。”

2013年1月六安中院对程善芝的调查笔录显示,程善芝对头部如何受伤的回答是:“在程善贵家堂屋里棍子打的,估计是程善贵打的。”

不过,2016年8月,程善芝接受媒体采访时,改称伤口确实是程善贵用棍子打的。

真相就藏在“无法调阅”的案卷里。根据有关规定,这些案卷里,应该包括当年的法医鉴定报告、询问笔录、出庭笔录等关键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档案局1984年1月颁布的《关于人民法院诉讼档案保管期限的规定》,判处免刑的普通刑事案件应属于“短期保管”,保管时间为30年。也就是说,2011年程善贵案再审时,尚处于保管时间内。

现行《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规定:“因过失导致案卷或者证据材料损毁、丢失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

公开报道显示,部分地区也出现过公安、法院或检察院丢失刑事案卷的情况,一些犯罪嫌疑人后被释放,亦有保管卷宗的责任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本报北京1月14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央视记者暗访遭 “扣押”!今夜,一个45亿资产的大公司恶行昭然天下…

最近,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栏目不断接到山西省洪洞县当地百姓的举报,他们反映在洪洞县有一家名为三维集团的上市公司,一直以来违规倾倒工业废渣,大量污染农田,生产中的废水直接排入汾河,对沿途村庄的百姓生活带来了威胁。

村民之死背后的“秘密”

2018年2月26日,记者根据观众的举报,来到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当记者还在初步对三维集团污染情况和村民们进行询问时,两名自称是沟里村的村干部拦住了记者的去路,强行要求搜身,场面一度僵持不下。根据观众的举报线索,沟里村遭受的污染最为严重,记者仅仅只是在村庄里进行询问,就遭遇了村干部的阻拦。记者的调查被迫停止。

村干部:你不说好这个村子都出不了,我跟你说。

山西三维集团是一家国有大型化工企业,也是一家上市公司,曾被评为山西省36家优势企业之一,公司拥有资产总值超过45亿元。

在三维集团的大门,记者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正常运送货物的卡车的队伍之中,混杂着一些外表布满污垢的车辆,这些卡车的后面统一被盖上了一层苫布,往来进出很是频繁。

为了弄清情况,记者跟随空车进入了厂区,在距离大门200多米远的地方,记者看到一辆辆卡车排着队,在一个巨大的装置下面等待装货,他们装的东西,是一种散发着刺鼻味道的黑灰色工业废渣。

十几分钟的时间,一辆卡车被装满了,工人们在车顶铺好苫布,卡车呼啸而出,记者随即驱车跟了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跟上这辆白色卡车,前面进村了,拐弯了。

这一车工业废渣是要送到哪里去呢?记者一路紧跟。在穿过几个村庄,距离三维集团厂区大概2公里的地方,大卡车突然慢下来,迅速开进了一个院子里。记者立即跟上,径直走到院子的最深处。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大吃一惊。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卡车的后斗被抬起,一整车白色工业废渣被倾倒在一个巨大的深坑里,灰色和白色两种工业废渣沿着卡车停过的位置滚落至坑底,从远处看,好似两种不同颜色的“瀑布”。

记者注意到,从这个大坑边缘处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工开凿的痕迹,显然这个大坑是被挖出来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深坑,有两个足球场面积大,高低落差大概在30米左右。刚刚倾倒下来的工业废渣,在这里味道更浓烈、更刺鼻。

根据网上的公开资料显示,三维集团是一家以生产聚乙烯醇、粘合剂、苯、焦炭等上百种化工产品的企业。正在倾倒的灰黑色粉状物正是粉煤灰,而灰白色的东西则是电石渣。

电石渣和粉煤灰属于工业固体废物范畴,不仅会随风飘散,还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一旦通过雨水的冲刷极易渗透地下,对地下水和土壤造成二次污染。同时,电石渣属强碱性物质,有刺激和腐蚀作用。吸入粉尘,对人体呼吸道和眼睛有强烈刺激性,还有可能引起肺炎甚至灼伤,这两种工业固体废物需要通过专门的堆场统一贮存并严格管理。

可是记者调查发现,这个大坑的底部根本没有铺设相应的防渗层。工业废渣被倾倒在大坑中,然后再“伪装”成一个新建的渣场,埋在地下的工业废渣就成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就在这时,另一车满载电石渣的卡车又开到了坑边。和刚刚拍摄的大卡车一样,满满一车工业废物瞬间又被倾倒在大坑里,然后卡车扬长而去。

在这个大坑的另一侧,不足100米的距离就是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对于三维集团无休止地倾倒工业废物,周围的百姓怨声载道,但是却敢怒不敢言。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村里也知道,不用反映,村里当干部的哪个不知道。

这位村民的家距离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物的深坑不到50米远,记者站在大坑的最边缘,往下一看,头晕目眩,足足三、四十米深。村民说,污染让他们备受煎熬,更可怕的是因为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是有生命危险的。而眼前的这个警示牌和围挡,则是因为出了事,才刚刚装上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我的母亲去年八月份从这掉下去埋在黑灰里面了,我在外面干活呢,回来在哪找都找不见,第二天在这找了一只鞋,亲自下去挖,露出来了,根据这个方向,下去挖了一米多深才挖出来。挖出来已经不在了,当场就不行了。

村民告诉记者,因为这个巨型大坑,年过半百的母亲葬身于工业废物中,最后还是经过村里调解才得到部分赔偿。

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人均拥有土地面积不到1亩,农田散落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坡上,时下正值小麦生长的季节,但是记者看到,只有几公分高的嫩芽刚刚破土而出,可上面却被蒙上了一层黑黑的粉末。

在新庄村的小路,路上布满了黄色的工业废物。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地上为什么一碰一挫就能出来黄色的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这就是煤里面的碱煤,那个硫磺,它自己可以燃烧,一点就自然燃烧了。

记者:为什么有这种东西?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新庄村村民:他就是洗了煤那个渣,煤没处倒,顺路哪都倒,这都是前十几年的事了。

倾倒工业废物的巨型大坑就挖在了家门口,眼看着仅有的农田被毁、家园被污染、生活环境被破坏、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村民为什么就会同意了呢?

说话间,又有两辆大卡车呼啸而过,驶向了巨坑,继续向大坑内倾倒工业废渣。记者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上午9:46分开始,每间隔十五分钟至半个小时便会有一辆大卡车驶来,仅半天时间,三维集团向新庄村这个巨坑中共计倾倒了8车工业废物。

三维集团废水偷排山西“母亲河” 污水恶臭庄稼绝收

在国家加大环保整治力度,打造绿水青山的今天,一家上市公司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在农田里挖掘深坑,偷排倾倒工业废物,而且违规的数量十分惊人。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还发现,山西洪洞县的三维集团的污染,还远不止随意倾倒工业废物。

在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们告诉记者,他们被污染压得几乎到了无法呼吸的地步,自然环境被严重破坏。为了让大家更清楚地看清三维集团给西沟村造成的污染,记者用航拍器在空中拍摄到了一组画面,在画面上,一条从东至西的沟壑当中,早已没有原来的颜色,取而代之的是漫山遍野灰色的废渣。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这是前五六年就已经堆的这个,环保部管它了,他们就盖住了。他现在不在这儿堆了,他在山边那儿。

据村民回忆,这里的土地虽然算不上肥沃,但大多农作物长势还算不错,可现如今许多原来能种活的庄稼现在都活不成了。除了工业废渣倾倒,三维集团的工业废水未经处理随意排放更是触目惊心。

在一位村民的指引下,记者几经周转找到了汾河岸边隐蔽的排污口。刚一到这里就看到,浓浓的白色工业废水从管道内不间断地流出,并伴随着刺鼻的气味,污水不时变换着颜色。白色的刺鼻,黑色的则泛着一股股恶臭。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它不一定,啥色都有,有白色的有黑色的,啥色都有。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长的河流,流域面积近4万平方公里,占山西省总面积的四分之一,养育了四成以上的三晋人民,是山西百姓名副其实的母亲河。但眼前的现实告诉所有的人,三维集团大量的工业废水,就是这样被直接排放到了汾河里。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这个排水就从厂里排出来的,就这个三维尼龙厂。

排污口埋在地下,村民们为何这么肯定污水就是三维集团排的呢?原来就在几年前,企业埋在地下的排污管线由于年代久远,管道破损,工业废水直接溢到了村民的农田里,造成地里的庄稼死掉,农田再也无法耕种。村民拿出当时污水在农田里横流的照片,并告诉我们,事件发生后,三维集团还组织人员来修理管道。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民:管腐蚀烂了以后,它从下面的水走,上面看不到,地都塌下去以后才知道管道坏了。地也没法种了,人吃上对人体有害。麦子一遇上就死了。

央视记者暗访遭扣押 村干部竟是排污企业“看门打手”

肆意排放,坑害百姓,一家上市公司为何如何大胆,将工业废物倾倒在村庄,将泛着恶臭、刺鼻的工业废水排到汾河里呢?正当记者询问这些问题时,几个自称是沟里村村干部的人拦住了记者的去路。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这是我们村副主任,兼治保主任,我是主任。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你们是来干啥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主任:这个地方有啥好看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王村长:你们照相了吗?在那照那个管子头了吗?你说这的水排到汾河了,你看哪排到汾河了。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在哪儿闻见河里有味?你在哪闻见的?在北京闻见这山西赵城镇河里有味?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村主任:我们知道你们来,有人打电话说,有两个北京环保部的人来了。

沟里村的村干部误以为记者是环保部的工作人员,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收敛。当记者提到在汾河边见到有污染情况时,两名村干部要将记者扣留当人质。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我们扣了你们的人质了,不让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法律上面没规定说我们公民要服从谁,服从执法人员,如果要派出所来了,让他怎么查我们都没话说。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那要我们村要治保主任干啥呢?

记者:治保主任有执法权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咋没有,你到了我们村我们就有。

僵持之下,记者表明了身份和来意,并向他们出示采访证件,但这两名自称村干部的人根本不理睬。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官村长:马上和三维联系,让三维的领导下来,你们等一下。

记者:我们会和三维接触的。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沟里村副主任:不用你们联系,是来我们村的。

面对在汾河边与沟里村村干部僵持不下的场面,记者只得报警寻求帮助,在警察的护送下,记者最终才得以离开。企业排污,农田被毁,百姓遭殃,但是为什么面对记者的到来,村干部为何如此蛮狠,百般袒护排污企业呢?

在调查时,洪洞县赵城镇的很多村民向记者反映,之所以三维集团敢毁掉庄稼地,把工业废渣直接倒在村里,是因为村干部和三维集团私下协商,以承包的方式将这些工业废渣倾倒在村里,谋取利益,而反对的村民轻则被警告,重则吃棍棒之苦,村民们只能忍气吞声。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不同意你没办法,你惹不起他,人家当村干部打你,我要是说不让车在这倒,他就打你。

记者:之前打过吗?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打的人多着呢。

当记者准备离开的时候,有村民匆忙赶了上来,一定要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他告诉记者,因为他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和记者聊天,他担心事后村里、厂子里的黑恶势力会报复他。

山西省洪洞县赵城镇西沟村村民:要是有个报复啥的,我跟你们好联系。

环保局副局长:活该!

一家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肆无忌惮污染环境,当地村干部,充当着污染企业看门护院的打手,村民和记者说了几句话,都要担心会遭到打击报复。

其实早在2014年,中国青年网就报道了《山西三维污染近40年 环保局确认企业偷排》的事实;

2016年,每日经济新闻也曝光了《山西三维成环保老大难 年年被查处》的消息;

2017年,中国法制报道网调查发现,山西三维违规倾倒工业废渣污染农田。

2017年环保部派出8个督查组对13个地市进行督查,三维集团就是被督查的对象之一。在如此密集曝光和环保督查的重压下,山西三维集团的污染不仅不停止,反而越来越猖獗,如此违法的企业,当地的环保部门又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3月19日,记者来到了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就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渣、将未经处理的工业废水直接排放至汾河进行。

洪洞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我们一般工作日都是7到9天,像你们这个情况我做了登记,然后跟我们领导汇报了,他跟那边负责人打电话,然后去核实。有的就快,有的就慢。

当记者询问新庄村是否建有工业固体废物的存放场地时,这位工作人员始终含含糊糊,表示不太清楚。为了查清事实,记者随后来到了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的办公室。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 王新森:12369就是受理举报的,知道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们还想了解点其他的情况。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还想了解其他的情况,你想了解其他情况干啥。

《经济半小时》记者:新庄村的村西头有一个大坑。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是些什么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白色的电石渣。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行了,我知道了,你们反映那些东西。

面对记者的举报,洪洞县环保局的这位副局长显得很不耐烦,当听到三维集团倾倒白色电石渣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直接讲出了村委会与三维集团的利益关系。

山西省洪洞县环保局副局长王新森:你们村里边跟人家厂里签的协议,就让人往那堆的,找你们村长就得了,还用找别人。你村里边拿了人家的钱,就让往那里堆的,那你找谁麻烦。环保局能管了村里?谁让你们村里拿了人家钱了。就是你们村里老百姓胡干给人惹来好多麻烦,让他们自己跟村里人去解决。都是你们村里村干部惹的祸,告诉你吧。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表示,三维集团往村庄里倾倒工业废渣的事他十分清楚,他的逻辑是,因为村委会干部拿了钱,有了协议,所以洪洞县环保局就不该插手。

王新森:你们村里人拿了人家钱说你们不用管了,我们给你打包了,你给我多少钱。

记者:那可是按照现在现行的环保法,你们作为环保部门。

王新森:我们不是公安,我们没权利去调查,知道吗?

记者:但是涉及到环境问题。

王新森:抓企业,企业说我没有倒,我们只能管企业,我们管不了老百姓。

记者:那不管以前村长那边怎么跟厂子去商定的,但是现在不是有环保法了吗。

王新森:有了环保法咋啦。

记者:而且确实影响环境了。

王新森:县长都管不了,知道吗,就是你们里边的黑心钱问题,那谁出这个钱。告状抓人,谁拿了钱了,抓人。

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始终强调,他们的职责只针对企业污染。但是当记者向他当面举报,希望调查三维集团倾倒工业废料、向汾河排放污水时,洪洞县环保局这位副局长情绪变得很激动。

王新森:你逮住证据了,谁逮住了,你把那企业逮住了吗?

记者:那可是目前造成的这种现状你们不应该。

王新森:运污不是企业的人,我们跟老百姓有啥办法?

记者:可是跟环境有关啊。

王新森:污染是你们村里人,村里人不管,让谁管了,活该。

半小时观察:打掉“黑恶”才能见蓝天

上市公司无法无天的排污,村干部拿钱看门护院,环保局无视企业污染,当地村民的举报,轻则口头警告,重则经受皮肉之苦,和记者说过话,都要担心遭受打击报复。历经媒体多次曝光,环保专项督查,污染反而日趋严重。洪洞县发生的这一幕幕,已经到了荒诞的地步。

2017年1月,中央纪委七次全会强调,要加大对“村霸”的整治,决不允许其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侵蚀基层政权。今年2月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引发了《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明确强调,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事关广大农民根本福祉,事关农村社会的文明与和谐。

不查处污染企业、不打掉保护伞,不处理掉不合格的干部,和谐秀美的新农村,在沟里村就无法实现。我们希望当地政府能落实中央的政策,执行国家的法律,履行自己的职责,给党和百姓一份满意的答卷。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安倍正式宣布将解散众院提前大选 称为了突破国难

安倍晋三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

海外网9月25日电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5日傍晚6时在首相官邸举行记者会,正式宣布计划在周四(28日)举行的临时国会会议上宣布解散众议院。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记者会上就解散众院表示:“为了与国民战胜国难,必须倾听国民的声音。这是突破国难的解散。”他还提出在2019年10月消费税税率从8%提高至10%之际,把增收部分的用途从偿还中央政府债务变更为育儿支援措施,以此来迎接大选。对于众议院选举,安倍表示,“希望能够赢得过半议席,想获得233个议席”。选举日程计划是“10月10日发布公告,22日投计票”。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5日傍晚在首相官邸举行记者会,正式宣布计划在临时国会伊始的28日解散众议院。出席记者会前,安倍在自民党总部出席领导层临时会议,随后在官邸与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会谈。外界认为安倍欲乘势提前大选,以确保连任首相。然而,在野党认为安倍解散众议院,是为了隐瞒“森友学园”和“加计学园”问题,回避问责,计划追究安倍未经国会审议就单方面解散众议院的责任。

《日本经济新闻》上周末进行的民调显示,44%选民会在大选中投给自民党,仅8%会投主要在野党民进党。不过共同社民调中,则只有27.7%选民会投给自民党,有42.2%选民尚未决定投票意向。共同社指,自民党将加紧制定竞选承诺,大纲草案提出5项重点政策,包括向国会提交修宪草案、推进安倍经济学、免费教育、工作方式改革等。(编译/海外网 巩浩)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