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无罪判决被撤销检方5年拒出庭

2011年,曾被认定犯故意伤害罪的79岁老人程善贵,被安徽省金寨县人民法院再审改判无罪。但两年之后,上级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了无罪判决,发回重审。

程善贵的代理律师徐昕说,法官曾告诉他,撤销无罪判决的原因之一是当年的案卷遗失了。如今,重审已搁置将近5年,检方数次给法院回函,称案卷“无法调阅”,无法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今年1月,金寨县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证据材料当年已经移交给法院,目前检察院只有程序性材料。记者致电金寨县人民法院两名负责人,电话被挂断或接听后无人应答,采访短信未获回复。

该院新闻发言人此前曾对媒体称,案件尚在审理,不便多透露信息。

“为什么案卷‘无法调阅’?”曾经的乡村教师程善贵陷入困境,这名将近80岁的老人希望尽快开庭,不要再拖延了,“我要求查清事实,也不是要谁来庇护我。”

被判12年,申诉后曾改判无罪

案件发生于1982年7月。金寨县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事情的起因是程善贵儿子挑水路过程善芝家的田埂时,水桶挂了稻秧,程善芝与程善贵随即发生争吵。

程善贵是程善芝的堂哥。判决称,最终,程善贵关起门,用木棍对程善芝殴打。判决援引的“医检”结果显示,程善芝头顶左前侧被砸一处四厘米伤口,前胸部多处擦伤,脑出血,重度脑震荡,虽住院治疗两个多月,尚未痊愈。

1983年9月,金寨县法院一审判决程善贵犯故意伤害罪。又因向有关部门“申诉称‘被害人持械故意伤我身体,挨打致伤竟遭拘留、罚款’”,并且“强行将全家搬进长茂小学,侵占校房一间半”,法院同时判其犯诬告陷害罪、扰乱教学秩序罪。

三罪并罚,程善贵获刑12年。

程善贵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当年正处严打,有人告诉他上诉会加刑,他便没有上诉,但事实上,他并未拿棍子打程善芝,伤口是其在纠纷现场“摔倒了,碰了口子”。

程善贵不断申诉,1985年,金寨县法院再审认为,程善贵与程善芝因邻里纠葛而争吵厮打,“致使程善芝头皮外伤,其行为已构成伤害罪,并非重伤,经区、乡卫生院治疗已痊愈”。

再审以定性不当为由,撤销了程善贵的“诬告陷害罪、扰乱教学秩序罪”,维持了故意伤害罪,但免予刑事处分。

程善贵仍不服气。他认为,这是一次不彻底的改判:根据再审判决,既然对程善芝身体情况的认定,由一审的“脑出血,重度脑震荡”改成了“头皮外伤”,那么,显然自己不构成犯罪,何来故意伤害罪呢?

一晃又过了26年,2011年5月24日,金寨县法院再审认为,认定“程善贵致程善芝头皮外伤之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证据不足,“应予彻底纠正,依法改判程善贵无罪”。

案卷疑丢失,无罪判决被撤销

程善贵当时不知道的是,改判他无罪之后,另一场“暗战”也在进行着。

2013年2月,安徽省六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金寨法院的再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程善贵的代理律师、北京圣运律师事务所律师徐昕告诉记者,有法官告诉他,这是因为,金寨县法院再审时,案卷已找不到了,中院认为“县法院没有调阅案卷,不能认为案件证据不足”。

在金寨县法院作出再审判决的当天,金寨县检察院也给该院发了一封函,称“程善贵故意伤害一案系历史积案,由于该案卷宗现已无法调阅,故我院不宜派员出庭支持公诉,请贵院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予以审判”。

金寨县法院最终书面审理了该案,作出前述无罪判决。

被上级法院发回重审后,2013年7月,金寨县法院再次发函,请金寨县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检方依旧没有应允。

2014年3月,金寨县法院以“因不能抗拒的原因,致使案件在较长时间内无法继续审理”为由,裁定该案中止审理。

重审搁置了4年多,2017年5月31日、6月5日,金寨县法院又分别给金寨县检察院发函,称决定对该案进行再审,请检方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金寨县检察院再次复函,称“我院无法调取程善贵故意伤害一案侦查卷,故无法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对于所有开庭的公诉案件,检察院都应当派员出庭支持公诉,刑诉法没有规定任何例外情形。”徐昕感到这不可思议,“理论上,如果案卷丢失,即控方没有证据指控程善贵犯罪,那么,无论开庭审理还是不开庭审理,都应当判决程善贵彻底无罪。”

案卷若遗失,是否该追责

徐昕认为,在该案侦查卷、审判卷被宣称无法找到的情况下,检方保管的检察卷,有必要也必须作为本案证据材料,应允许律师查阅其中的非保密的案卷。

记者从可靠渠道证实,金寨县检察院工作人员曾答复徐昕,称律师的查阅申请与有关规定不符,检察院目前掌握的材料主要包括起诉书、判决书等,律师可以向法院申请调取,“这个卷法院也来看过”。

在徐昕看来,该案关键事实之前均未查清,而现有证据是可以支撑程善贵无罪的。他分析,案件关键在于程善贵是否打了程善芝、如何打的、到底受了什么伤。对此,第一份判决称程善芝“脑出血、重度脑震荡”,第二份判决改称“头皮外伤”,第三份判决根本没有明示,“三份判决说法不一。”

2013年1月六安中院对程善芝的调查笔录显示,程善芝对头部如何受伤的回答是:“在程善贵家堂屋里棍子打的,估计是程善贵打的。”

不过,2016年8月,程善芝接受媒体采访时,改称伤口确实是程善贵用棍子打的。

真相就藏在“无法调阅”的案卷里。根据有关规定,这些案卷里,应该包括当年的法医鉴定报告、询问笔录、出庭笔录等关键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国家档案局1984年1月颁布的《关于人民法院诉讼档案保管期限的规定》,判处免刑的普通刑事案件应属于“短期保管”,保管时间为30年。也就是说,2011年程善贵案再审时,尚处于保管时间内。

现行《人民法院工作人员处分条例》规定:“因过失导致案卷或者证据材料损毁、丢失的,给予警告、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造成严重后果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

公开报道显示,部分地区也出现过公安、法院或检察院丢失刑事案卷的情况,一些犯罪嫌疑人后被释放,亦有保管卷宗的责任人被追究刑事责任。

本报北京1月14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责任编辑:张义凌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云南保山警方通报:10人涉嫌妨害民警执法被刑拘

@保山警方3月30日消息,28日23时20分,根据工作中掌握线索,隆阳分局巡特警大队民警在隆阳区汉庄镇某村,依法对2名吸毒前科人员进行核查。核查过程中,在场的褚某灵等10人,以民警出示的《人民警察证》系伪造为由阻碍正常执法,无理纠缠、拉扯现场执法人员,致使2名吸毒前科人员伺机逃脱。案件发生后,隆阳分局第一时间控制现场、稳控事态、查清事实,现场抓获涉案人员10名。目前,涉嫌妨害公务的10名犯罪嫌疑人,已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来源:@保山警方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尴尬!日本一直保留的1964年奥运火种是假的]日本东京正如火如荼地准备2020年奥运会,而多名日本官员16日尴尬地披露:原本作为永久火种保存的1964年东京奥运圣火早在4年前就熄灭,现在燃烧的圣火是“赝品”。保存圣火的体育设施主管说,2013年东京再次获得奥运主办权后不久,圣火就熄灭了,“但那时我什么都不能说,否则会毁了大家的奥运梦”。(记者王逸君)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日媒:日本电影明年或拉近中日关系 成对华关系黏合剂

今日日本网12月26日文章,原题:2017年日本电影或能增进日本对华关系 正如最近在中国非常受欢迎的日本动画片《你的名字》所展现的那样,日本电影在2017年具有为东京和北京拉近政治关系增添新动力的潜质。

2017年,日中将庆祝外交关系正常化45周年,2018年将纪念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日本官员尤其希望借助这两个纪念活动实现对华外交关系的真正突破。然而,中国政府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面软化对日立场。不过,可能有一个例外:文化领域。

2016年出现一个具有象征意义的迹象:对引进外国娱乐节目仍然严控的中国批准了总共11部日本电影在中国上映,《你的名字》就是其中之一。这部爱情片自12月初上映以来成为在中国最赚钱的日本电影,超过2015年《哆啦A梦伴我同行》创造的票房纪录。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负责中国业务的主管高桥浩一郎(音)认为,中国公众对日本的态度比大约4年前好多了。对于18岁的大学生范苏宁(音)来说,日本的流行文化自从她记事起就不离左右了,比如动漫。

从生意角度来说,日本的电影公司也不能忽视中国,因为中国在不远的将来可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影市场。进入这个快速发展市场的大部分外国电影是主流好莱坞大片,日本电影几乎都是动画片。“我想为中国成年人放映电影,”松竹电影公司一名执行董事说。他认为中国观众正变得成熟,渴望看到更多不同类型的电影。(作者轻部卓弥[音],陈一译)

原标题:25岁女租客上厕所,却困在邻居阳台上!房东:已经五次了,次次都这样!

17日上午十点多,

杭州笕桥一名女子,

被困在了邻居家阳台,

上不去,下不来。

4楼女租客困在3楼阳台上

民警引导女子下来

女子:上厕所忘带钥匙

民警找来梯子,由一名体重较轻的协警上去,引导女子下来。

房东:忘记带钥匙好几次了

房东程大伯:“你要自己负责的,第几次了,好几次了,危险的。掉下来你负责还是我们负责。”

记者:前面有忘带钥匙过吗?

房东程大伯:有,已经五次,不是六次了。

记者:都是上厕所,风把门关上了?

房东程大伯:嗯。

程大伯说,其实家里有备用钥匙,不过都是子女们保管的,今年他们都去福建过年了,钥匙也被带走了。这名女租客姓李,安徽人,今年25岁,在附近打工,在这租住了半年多了,这个春节,她没有回老家过年。

小李:我家里人都没有,他们都在老家。

记者: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小李:我不想回去啊,想回去还会在这呆着吗?

记者:钥匙随身带,道理总要知道。

小李:我想今天没有风,应该没事。

最后,民警帮忙联系了换锁公司过来,将门打开。

这也太危险了!

千万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来源:1818黄金眼(ID:zjhuangjinyan1818)、杭州交通918(ID:hzfm918)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娱乐天地娱乐平台万达娱乐万达平台华宇娱乐华宇代理拉菲2拉菲娱乐拉菲平台1号站平台1号站1号站娱乐